2018成都英国日活动在蓉举行

新西兰哈密尔顿市加强与蓉合作

成都国别合作园区

第三文化小孩

作者简介:Jessica Suotmaa,芬兰人,她的先生是成都人,曾在成都与婆家人同住一段时间。


如今,“第三文化小孩(TCK)”的说法已越来越普遍。这是因为跨种族/跨文化结合已成为主流,而非“异类”。起初,TCK指拥有不同文化背景的父母结合而产生的“第三文化”小孩,也指融合父母文化和居住地文化并移居国外的“第三文化”小孩。而现在,由于文化越来越趋于多元化,全球化让所有人成为世界公民,TCK长大后就成为了“第三文化个体(TCI)”。在当前环球旅行者文化和互联网弄潮儿文化发展的大背景下,他们不再独一无二,也不会再遭遇误解。
但可以自称为TCK的并不是只有侨民的孩子或混血儿童。在中国,这一说法还可以用来描述在两种或多种本地文化下长大的小孩。这是因为中国不仅幅员辽阔,而且有着众多不同文化的少数民族,也就是说,一个小孩的父母拥有不同的文化背景(尽管都是中国人),或者一个孩子在与父母的文化背景不同的环境里长大,这些情况屡见不鲜。
当我想到自己的TCK背景——出生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父亲是芬兰人,而母亲则来自中国台湾。我记得他们一直在努力地适应异国环境。对父亲而言,加利福尼亚州总是炙热难耐,没有宜人的季节;而对母亲而言,她习惯了台北热闹繁华的城市生活。相比之下,芬兰寒冷寂静,颇有些无聊。不过,我自己的体验则不像黑与白那样简单分明。虽然生在加州的我能在中国生活得安逸自在,而在芬兰我也多少会找到在家的归属感。因为在那里可以找到自己的根,讲起当地语言也毫不费力。然而,大部分TCK都会有疏离感——无论身在何方,你都感觉自己格格不入。我既看起来不像真正的芬兰人,做起事来也不像真正的中国人。在美国,由于我待的时间不够长,当地人并不觉得我是“ABC”。而在其他国家,人们则想当然地给我打上对他们知之甚少的文化标签。
多年以后,当别人问起“你来自哪里”,我还在纠结该如何回答——是撒个善意的小谎,还是用热门的Facebook状态“一言难尽”来回避这个问题。与此同时,我发现出生在成都的丈夫有时也会感觉尴尬。他一开始告诉别人自己来自成都,但紧接着,也许是为了博取更多好感,他会说父亲是北方人,来自河北,母亲是来自重庆的少数民族。虽然他自认为是成都人,但他讲述的童年经历则与邻居的大不相同。举个例子,他们家从来不吃辛辣的食物。结果,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他根本不能吃任何辣的东西,生生地“辱没”了四川人不怕辣的名声。有趣的是,他早上吃面包类食物作早餐,中午吃面条。另外,他的成都方言也很差。这一点我能理解,可能是受到他父亲那奇怪口音的影响。他看起来与同辈的成都人不同,而且在国外度过了自己青少年和青年时期,他也常常维护自己的家乡,同时捍卫着自己TCK的身份。
此外,我的外婆的家庭则更为复杂,虽然她是土生土长的中国台湾人——既有台湾原住民血统,又有客家族血统,但她热爱儿时耳濡目染的日本文化。她会讲日语,看日剧,跳日本传统舞蹈(甚至在日本表演),购买了许多日本商品。
假如一个小小家庭里成员们在文化上都会有如此差异,那么世界各地人民之间的千差万别也在情理之中。正如在美国,一个人会询问另一个人“你来自哪个州”;在中国,人们也会问其他人“你家乡在哪里”。然而,与父母的影响和传统文化相比,家乡对小孩的文化究竟有多大影响呢?这是在中国养育小孩的我们,也是许多侨民想知道的问题。说得更宽泛一点,我还想知道主流文化,即“中国文化”,是否同美国文化一样。因此外国人常常发现,要了解中国文化和中国人并非易事——他们怎么会了解呢?我是半个中国人,嫁给中国丈夫八年,在中国居住了四年,我依然希望能了解更多。

成都出台“鼓励引进外国人才”六项举措

为鼓励企业引进外国人才智力,进一步畅通外国人才来蓉创新创业渠道,提升产业人才素质,构建具有国际竞争力和区域带动力的现代产业体系,加快建设全面体现新发展理念的国家中心城市,近日,成都市出台《鼓励引进外国人才实施办法》,提出“鼓励引进外国人才”六项举措:

一是许可便利。对A类外国人才,可不受年龄、学历和工作经历限制,并享受办理外国人来华工作许可简化申报流程、缩短审批时限、减少提交材料等便利待遇。对支柱产业、优势产业和未来产业用人单位引进B类外国人才,可适当放宽年龄、学历或工作经历等限制。

二是项目资助。实施“蓉漂计划”,对诺贝尔奖获得者等国际顶尖人才(团队)来蓉创新创业给予最高1亿元综合资助;对获评长期项目、青年项目及海外短期项目的申报者,分别给予300至120万元、60万元、60万元的项目经费资助;优先推荐申报国家、省“千人计划”外专项目。

三是成果示范。实施引进外国人才智力成果示范创建工作,按年度评选引智成果示范基地(单位),对获评单位给予每年10万元的资金支持,连续支持两年;对成功创建为国家级引智成果示范基地(单位)的,一次性再给予20万元的资金支持;获评单位可使用称号命名产品等相关扶持政策。

四是引才补贴。对企业通过猎头公司等人力资源服务机构成功引进符合本办法第三条A类外国人才的,按其支付给猎头公司等人力资源服务机构的服务费50%给予引才补贴,最高不超过10万元。

五是荣誉授予。每三年组织一次“金沙友谊奖”评选活动,对作出突出贡献的外国人才授予荣誉称号。充分发挥“金沙友谊奖”的激励性和导向性,营造良好的外国人才发展环境,鼓励和吸引更多的优秀外国人才来蓉创新创业工作。

六是平台搭建。充分发挥成都市海外人才工作站、中国国际人才交流协会驻外代表处、外国留学生联谊会、外国华人社团等机构的桥梁作用,广泛收集、及时发布引才引智信息;适时举办外籍人才招聘会、中外创新创业大赛、国际技术转移协作大会等活动;完善外国人才供求信息搜集机制,定期发布政策和数据信息。

此外,针对申报“外国专家项目”资助等问题,在9月27日上午举行的成都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2017年第6次新闻发布(通气)会上,成都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海外人才处处长杨珺表示,用人单位通过聘请外国专家的方式引进国外的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均符合申报条件。主要包括:中长期聘请的外国专家为用人单位解决重大关键技术和瓶颈难题,形成自主知识产权和自主创新能力;短期聘(邀)请外国专家来蓉指导业务工作,解决核心技术问题;短期邀请外国专家来蓉举办学术交流讲座等引进国外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的行为。每年10月下旬至12月上旬,申报下一年度外国专家项目。用人单位可登陆成都市外国专家局官方网站,获取申报通知后,进入“国家外专局引进国外技术、管理人才项目管理系统”在线申报,并按通知要求报送纸质材料。